当年催永元在《实话实说》节目上出现在大众视野里,那个时候催还是块小鲜肉。当年中美关系没搞得像今天这么差的时候,美国国防部长和夫人到台里参观,小崔巴掌一挥说,“在中国,我有5000万观众”,你可以想象有多少人认识崔永元了。我们当时只觉得这个节目有意思,我喜欢这个人一针见血,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格。

而对催永元进一步对这个人了解,是本人毕业以后第一任老板老黄带回公司一部纪录片《我的长征》。我当时还说创业公司够苦了,老黄还要给小的们洗脑学习革命老前辈啊。不过我那会儿愣是从头到尾,把《我的长征》看完了,好看!我就是好奇这是什么样的情怀,当时爱国者的冯军带着管理团队上路,那时候还有很多人去追他们队伍的。多好的真人秀纪录片啊,我觉得比跑男,爸爸去哪儿要强太多了吧。那时候只觉得,这个崔永元是个不一样的人。

我们再后来,我们看到的崔永元,就是孤身一个人在斩妖除魔的道路上越战越勇。(他让我想起当年自称傻逼老愤青的罗永浩,他们有共同的标签,那就是都手撕过方舟子。)我觉得他拿下的这些妖魔鬼怪都远远不是他的对手,因为他晚上不睡觉啊!很多时候抑郁患者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抑郁的,催永元不是,有一期节目催跟心理医生的对话是这样的,

崔永元:康老师能不能告诉我一些我们大家都认识的、都非常熟悉的人,说一说他们也得过抑郁,这样我们就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了。

康老师:例子太多了,日本的三岛由纪夫、川端康成、三毛、海明威,抑郁是可以在任何时候,袭击任何人的情绪,没有一个人有免疫力,只要你有压力。

崔永元:我听您这么一介绍,觉得抑郁的人当中好像优秀的人挺多。

康老师:对,也可以这样说。所有的天才都是抑郁的。

崔永元:我最近就特别抑郁。

说完所有的人都笑了。

前段时间,崔永元一篇《举报公安》,你有见过政协委员举报公安的吗?在我们这个神奇的集权国度,他代表人民的名义举报大盖帽。以前老前辈灌输的“错误的观念”是,宁可得罪坏人也不要得罪公安呀,小崔你这一波操作真的是666666!小崔在《举报公安》中说到:

“一个公民,人身安全没保障,他的女儿,人身安全受威胁,他的朋友无辜受辱以泪洗面……在你们眼里你们心里无足轻重。”

“警局告诉我,你是名人,是大学教授,是政协委员,所以上级领导很重视退一万步讲,我这个算重视,老百姓就真是告状无门忍气吞声地活着。”

“有一天,你们也希望得到法律的救援,希望社会正义,希望家人幸福平安。当你面对的是像你们一样素质的执法者,你们也会绝望。”

他这篇文章一出来,把舆论从范冰冰逃税事件再次推到风口浪尖,危机四伏。他坦言得罪到人太多,出门都雇了几个保镖。

很多人说他病了,病得越来越严重了。我也觉得他病了,这么多年他的行为与其他人相比就从来没正常过。他自己也坦言睡不着觉,就从来没好过。即便是这样,他还是要站出来,他还是要选择发声!因为这是世界病得比崔永元严重得多。

今年台里年会,崔永元请来了罗大佑,罗一直坐在场下,喝了两瓶酒,一直到11点多上场。 罗也不登台,踩支凳子抱住吉它。一束光。 对着话筒说“小崔,不怕,我也抑郁过,不是我们有病,是这个时代有病。

我们知道,崔永元有一天会倒下,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姿势倒下。崔永元自己也知道哪一天他会倒下。当我们看到一个调查数据,据最高检的数据统计,在中国每年有70%的举报人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击报复。打击报复的形式多种多样,有的受到单位排挤,有的受到心理伤害,有的仕途受阻,还有的因为被举报的官员权势异常强大,举报人“被喝茶”、“被跨省”、“被精神病”,甚至付出生命。

庆幸崔永元是每天活在我们眼皮底下的公众人物,我们要用我们的目光保护好他,保护好我们不折不扣,不屈不饶的斗士。